没有他,孙悟空还会是我们喜欢的模样吗?

2021-11-19 16:32:40 来源:中国艺术报

舞台版孙悟空形象 张光宇


如果说要找一个动画形象代表一个国家,比利时有蓝精灵、芬兰有姆明、日本有哆啦A梦、美国有史努比……而在咱们中国,孙悟空这一形象,毫无疑问,非他莫属。


与孙悟空相关题材的动画几乎年年都有,但国民认可度和国际知名度最高的却始终还是《大闹天宫》,这是因为这个版本的造型最有辨识度和记忆点,用现在的话来说,就是最“国风”。但许多人应该都不知道,恰恰是这个孙悟空,其诞生过程,只有用“难产”才能形容。


那是1959年的12月,《大闹天宫》摄制组正式成立,这部片集结了当时上海美影厂的精兵强将,倾全厂之力投入。导演由中国动画奠基人之一的万籁鸣担任。此外,还有严定宪担任首席动画设计师,也是原画组组长,同时请来了强大的外援——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执教、大名鼎鼎的张光宇担任了本片的美术设计。张光宇在上世纪40年代就已经创作过彩色连环画《西游漫记》,其本人也是一个孙悟空迷,精通民间文化艺术和传统装饰画,由他负责造型这块,简直再适合不过了。


张光宇趁暑期放假专门前往上海,在华侨饭店用了一个月时间,设计动画里的一些人物。说来也奇怪,张光宇设计其他人物造型,如玉皇大帝、哪吒、太白金星、二郎神,个个神形兼备,很快就过稿。唯独这个“老孙”,一直跟他过不去,张光宇就在非常熟悉的孙悟空这里卡壳了。一部动画,角色设计是前期工作的核心,是重中之重,就像一部电影选对了主角,整部电影就有戏看了。角色设计只有具备了合适的造型,方能使观众瞬间感受到人物性格特征,自然便产生了温度,让人有所期待。万籁鸣做了这么多年动画,非常清楚这一点,所以他对孙悟空的造型要求异常严苛,他希望孙悟空能从京剧脸谱里取经,既有装饰性,又不能装饰过头,否则不适合动画表现。


张光宇总共设计了三个方案的孙悟空形象,一版是头戴羽冠的“山大王”形象,猴哥的野性是有了,但色彩偏冷艳,加上线条过于复杂,动画不好实现;一版是方帽尖脸,舞台艺术性出来了,戏剧感也足,但这个三角脸,国人能接受吗?深思熟虑之后,万籁鸣觉得不够讨喜;最后一版则是取材自张光宇以前在连环画里画过的造型,但若应用于动画,更像京剧里的丑角,似乎缺了一些“猴气”。三个造型方案,万籁鸣都不满意,最为关键的还是在于“美猴王”没有达到万籁鸣所期待的“美”。


孙悟空形象定稿 严定宪


动画是一种重复绘制的艺术,每一秒需要画十几帧甚至二十几帧的赛璐璐片,勾线、上色等各个环节需要经过好多人之手。如果造型过于复杂,不仅工程量大,操作难度高,在绘制的过程中,出错的概率也会高出许多倍。彼时,暑假已经结束,张光宇要赶回学校上课,再次过来很难说准时间,于是便将修改权交给了万籁鸣,示意他们可以根据动画需求进行改动。当时严定宪20岁出头,血气方刚,分配到厂里也有六七年了,原画的功底比较扎实。万籁鸣一直非常欣赏严定宪,早前就对他青睐有加,这次修改造型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这个“小年轻”的身上。


万籁鸣需要一个“形象突出,结构简洁,色彩鲜明”的美猴王,这一点,严定宪内心清楚。作为初出茅庐的动画新人,去修改前辈大师的作品,严定宪内心忐忑。他趁着张光宇还在上海,两次专程前往饭店拜访,了解张光宇对这个角色的看法,探讨难点究竟在哪里。聪明与勤奋的严定宪,从张光宇那里学到不少东西。其间他又跑去图书馆借来张光宇的一套《西游漫记》,仔细地临摹了一遍。还将所有能找到的张光宇的报刊插图、漫画搜罗起来,做成剪报册,逐幅学习和分析张光宇的美术风格和特点,同时结合原著中孙悟空的性格特征,以及张光宇曾经讲到的一些设计理念,加上万籁鸣提出的修改要求,对此前的三个原创设计逐一进行了仔细拆分、研究。在反复尝试和修改打磨中,不断强化孙悟空的特点。时间在厂领导急切盼望下一天一天地过去,小伙子的头发变长了,没有时间去剪,眼睛也布满了血丝。终于,经过20多天的全力打拼,一个全新的美猴王诞生了。


这个孙悟空保留了许多当时张光宇的设计元素,集之所长:绿色月牙眉配红色桃心脸,强调了夸张的凸额头;塌鼻梁和雷公嘴、放大了火眼金睛,更有卡通的风格,聪明勇敢的劲也跟着提上来了。定稿中去掉了衣褶,保留了漫画版柔软的肢体,强化了造型的曲线,方便孙悟空舒展灵活、多变的动作,此举无疑将大大减轻动画制作难度。这个形象一看就是京剧脸谱那味儿,非常有辨识度。定稿得到大家一致认同,万籁鸣也很满意,他评价这个角色“神采奕奕,勇猛矫健”。孙悟空形象就此确认,成为了后世创作美猴王的范本,一直延续到今天。


当时,万籁鸣特意请来“南猴王”郑法祥为大家表演孙悟空的肢体与动态。“孙悟空是个猴子,不像常人那样坐有坐相,立有立相……你们将来画的美猴王,跟我们舞台上表演的一样,要有他独特之处,不然就跟其他英雄人物没二样了。”郑法祥的几句话点醒了大家。于是,创作团队开始向戏曲和京剧取经,在观摩中琢磨孙悟空表演的特点,还经常结伴去动物园观察猴子的动作,画下速写。大家的工作台前都摆放着一张镜子,可以随时观摩自己的表情和动作,加以辅助。严定宪说:“原画就是挥笔的演员,通过画笔将角色的戏演好、演活。”那时没有电脑, 《大闹天宫》的孙悟空之所以活灵活现,其背后,全靠原画师手中那支“神来之笔”。


《大闹天宫》每秒至少有12张画面。严定宪回忆,当时10分钟的动画,通常要用7000到10000张原画,绘画工程之巨大,可想而知。那时原画组一天到晚都在加班,完全没有休息的概念。就这样,8个原画师总共画了两年半,才完成全部镜头,一共绘制了10万余张画面。《葫芦娃》导演胡进庆曾夸赞说:“他画《大闹天宫》里的孙悟空,动作画得好,每一个动作的力度、速度、弹性、变形都控制得非常到位,一看就知道是严定宪画的。”这也是为什么严定宪被称为“美猴王之父”的原因,因为他不仅创造了孙悟空的形象,还用“演技”赋予了孙悟空真实而鲜活的灵魂。严定宪也因这个角色一举成名,迈向了他的动画大师之路。后来但凡有孙悟空的戏,美影厂几乎都交给他承包,《人参果》《金猴降妖》都由他担任导演。


画了一辈子美猴王,严定宪对这个角色早已烂熟于心。记得2017年,上海美影厂60年厂庆邀我去到严定宪家里拜访,只见他拿起画笔刷刷几下,没一会儿工夫,齐天大圣便跃然纸上。2009年,国内第一次由10个部委共同主办的“首届中国动漫艺术大展”在中国美术馆展出,这还是国内头一次如此高规格、大规模地举办动漫展览,大伙非常重视,搞得非常隆重。当时要确立展览的主视觉风格,我便寻思着,必须找一个大家耳熟能详、同时代表中国动漫最高水准的形象出镜。于是,我极力向文化部推荐《大闹天宫》中孙悟空这一动画形象,获一致认可。于是,齐天大圣成为那场展览的“形象代言人”之一,巨幅画像悬挂在中国美术馆正门东侧的廊柱之上,煞是威风,引起京城百姓的强烈关注。不可否认,《大闹天宫》的孙悟空形象的成功背后有太多现在无法复制的先决条件,《大闹天宫》诞生在计划经济时代,当时做动画,都是按照国家下达的制作计划,每年完成任务和额度,美影厂做好预算完成任务便可,之后由中影进行统一收购,国家统购包销,不用考虑商业回报。所以老厂长特伟一句“探民族风格之路”也就成为当时国内动画人唯一的奋斗目标,大家一心一意想做出和苏联、欧美不一样的动画。正因为如此,才能不计成本地投入前期研发和后期的反复修改、拔高。


那时的艺术家们都是敞开胸怀,欣喜地迎接“跨界合作”,严定宪曾经跟我说过,以前美影厂请大画家担当设计,他们都会当成是很大的事情来做,从未计较薪酬多少。一些美术大家,远到齐白石、李可染,近到黄永玉、韩美林,他们在传统文化和美学上的非凡造诣,无疑成就了“中国学派”动画在世界上的卓越地位。


来源:中国艺术报
艺术家Artist

祁海峰

祁海峰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,国家一级美术师,河北省文联副主席,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主席。